? 向世界展现江西瓷之韵 传递中国文化含蓄之美-江西新闻_收藏天下-值得信赖的艺术品商城

向世界展现江西瓷之韵 传递中国文化含蓄之美-江西新闻

发布日期:2022-02-24 01:2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虎年春节大年初六的这一天,我们专程驱车前往景德镇,和“文君瓶”作者,具有国际影响的江西籍著名陶艺家白明畅聊,听他讲述有关“文君瓶”背后的故事。

  此次“文君瓶”被选为北京冬奥会国礼,其实并不是白明第一次牵手北京冬奥会。早在2015年北京申办冬奥会的时候,由白明创作的直径近50厘米的大盘“红韵——环绕飞扬”,也被作为国礼赠予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红韵寓意鸿运,白明采用釉里红制造出浓郁丰富的色泽,用“环绕飞扬”表达体育凝聚民心的美好愿望。

  但从“红韵——环绕飞扬”到再创作“文君瓶”,时间又过去了7年。这7年间中国发展的速度在他看来,不亚于上世纪20年甚至30年的变化。“这让我重新思考一件事,怎样让世界看到今日中国的精神内涵。”

  “为什么汉代的罐让人觉得饱满雄浑,为什么元代的罐感觉是非常有力量,为什么到了唐代它又变得圆润,为什么宋代的罐就觉得它理性?如果把这几个不同的罐画成图重合起来,其实相差并不大,无非就是肩膀高一点或低一点,足大一点或小一点。”

  这样的感触让白明意识到,当创作的作品大家说越来越好的时候,就要提醒自己去追寻新的东西,“虽然新东西不一定会满意,也要必须去创新。如果我不需要怎么思考就可以完成创作,那就要停下来。因为这样的创作已经没有了意思,带不来精神的快乐和刺激。所以必须去尝试改变,改变也许会让我激动,也或许让人沮丧,但沮丧也很有魅力。”

  作为艺术家,白明认为在这个时代所创作出来的作品一定是现代的,是这个时代的艺术家赋予这个时代有别于以往的不同审美,它不是对过去的复制。

  所以,“文君瓶”首先在名字上就是文人君子的直白表达。在制作上采用了经典器物梅瓶的造型,同时把中国很多种器物的共性放进去,所以它又不是传统的梅瓶。没有花纹的装饰,只是在瓶身上勾勒出极简的线条,并吸收了佛教、道教等古代壁画和中国线条的魅力,用最简洁的流畅,去除任何复杂的细节。而将“文君瓶”如何体现和体育运动相关,也正是流畅。流畅可以让人感受到速度,在舒缓美丽之中,主角儿变主播 “云”有新天地-广西新闻网,世界上的任何运动都很美,尤其是冰上运动的美让人无限遐想。

《红韵-环绕飞扬》

  冰雪的纯洁 让人产生和诗有关的一种美

  能够代表中国文化的,不仅有被世界称之为瓷的国度,还有线(书法)的国度和诗的国度。白明表示,体现中国渊源文化的深度,是诗意。“我在想唐代为什么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朝代,成为中国文明史上极其豪放和强大的时代。”

  通过“文君瓶”,白明把他理解的冬奥会分解成不同的词语去表达,其中也包括把中国陶瓷的历史,东方审美的重要词语放进去,比如含蓄。创作时,白明将中国人的礼仪、思想、情感汇聚其中,“如果你要读懂它,得用心去看,只有读懂了它,才能呼应起东西方文化的不同思维,呼应起你对浪漫神秘中国文化的理解。”

  用最简洁的流畅 去除任何复杂的细节

  “唐代有李白,一位藐视权贵,甚至不食人间烟火的浪漫的豪放派诗人,唐代有关注身边生活,关心民众疾苦,伴着人间烟火长大的杜甫,还有白居易,写了能够让老太太听得懂的诗……丰富是一个国家的气度,就像含蓄也是一个国家的气度。”

  “文君瓶”共有两款,分别是冬奥瓶和冬残奥瓶,两款国礼瓷瓶设计统一,但是又有些许变化。甚至很多人认为,身姿更加婀娜的冬残奥瓶看上去貌似更漂亮些,更舒展些,更有情态。

  当下的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国富民强,已经不需要靠张扬的外形来体现自己。就像一个真正有文化的人,在解决了温饱之后,一定不会去表现富有。中国已经进入腾飞的时代,这既是历史性的,也是传统渊源所造成的。这时的中国,向世界展示出含蓄包容,更有文化,也更有深度。

  他曾专程去拜访希腊的古奥林匹亚遗迹,神奇地感叹,自己竟然可以在没有导游的带领下,在荒芜的遗址中找到田径场和采火点。不需要文字介绍,凭借常年阅读积累下来的缘分,就可以把很多建筑和景观呼应起来。

  白明透露,他之所以这次非常高兴和有兴趣接下为冬奥会制作国礼这项工作,不是因为有新的作品能被大家看到,“更希望借助于这样的事情让大家思考更多的事情。”如最伟大的传统,就是文化艺术创作有时代的风貌,凡是有时代风貌的作品一定是有新意的,如果它还能引领未来,那就是强国时代。当下中国艺术家的创作要努力对未来有自己的付出,白明认为江西的艺术创作也应该如此,要表现当下,表现出哪怕当时那一刻的情感。

  就像没有接受过唐诗宋词的教育,没有经过千锤百炼的文化熏陶,很难感受到中国的文字之美,了解它的魅力也是极其有限的。体育也是一样,只有懂得了它的规矩,才能够通过阅读通过视觉体会到它的美,即使不去现场,也明白为什么它会那样让人着迷。

  当然,喜爱体育比赛的白明,在思考运动释放出的人性美的时候,也给自己的艺术创作带来一些新的判断。“每次观看激烈的比赛,我就会心跳加速,手脚冰凉,整个人就会激动。我觉得激动是生命中最感人的时候。”

  古诗词里的气派是中国传统美学

  中国陶瓷能够领先西方1600多年的历史,在白明看来,是西方人对泥土和火这两个古老元素缺少关怀,“他们看到的是物理现象,没有看到物理现象之外的东西。这个本身就值得深究,里面一定有文化的意义,有科技的意义,还有思维方式的意义。”

  “我们欣赏足球,其实是看双方围绕着一个球而牵扯出纲举目张那样的状态,比拼的是战略;冰壶,这样一个运动缓慢也并不具可视的东西,却魅力无穷。它类似于中国的围棋,西方的国际象棋,要有棋手的布局和战略的眼光,才知道自己该怎么站位,如何利用先手和后手,进行防御或是得分……”

  “文君瓶”被选为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国礼,在北京还举行了隆重的发布会仪式,此前白明也早已接受过全国众多媒体的采访,但此次接受我们的邀约,一见面他就很郑重地表示别重视此次采访。他告诉我们,陶瓷再一次代表中国向世界表达自己的情感,这样的宣传推广在江西会更有意义,由“文君瓶”引发的对于陶瓷美学观的讨论、传递和关注,对于江西这个传统陶瓷重镇也会产生积极影响。

  白明解释,对于两款瓷瓶的设计他是进行反向理解的。进入21世纪的世界文明,更加体现的是对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对天然有某种与普通大众不一样的小群体的伟大尊重。“强大的人我们可以忽视,但是身体有残疾的人,他们对体育和伟大精神的理解并不会异于普通人,甚至在某种精神人格力量上更胜于普通人,因为他们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体现出更加了不起的璀璨的人性光彩。”

  白明希望,中国的老百姓对于北京奥运会不仅仅是看、去做啦啦队,还要付诸更多、更积极的行动。“我一定要做一套书,在中国传播体育运动的美和规矩。”这也是他为中国第一次举办北京奥运会做出力所能及的事。

  生活中,不少人会对传统产生错误的理解,认为复刻出和过去一样的东西就是继承传统。“这其实跟传统没有一点关系,当我们今天所讲的唐代、宋代、明代、清代的文化艺术,在它们的时代全部都是创新的,据悉7亿元什么不该做他更愿意称这些粉丝为,是过去所没有过的。”

  了解运动规则才能探索体育之美

  文/图 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段萍

  作为一名陶瓷艺术家,白明首先想到的当然是瓷器。“陶瓷代表中国是当仁不让,中国几千年文明史有那么多值得自豪的东西,当你一件一件把它们做减法下来,最具有国际辨识度的只有瓷。”

  于是,白明把“冬残奥?文君瓶”做得更浪漫,更加抒情。冬奥瓶的线是刻下去的,冬残奥瓶线条是凸的,一凹一凸,阴阳表现。线条还代表着赛道、秩序,它们在瓶身底部形成非常微妙的小变化,好似莲花花瓣,展现出对奥运会对运动员和对世界吉祥美好的祝福。

冬奥?文君瓶(左)冬残奥?文君瓶(右)

  一款洁白如玉的瓷瓶,简单到没有任何颜色的渲染,只有白色,如白雪皑皑般的素雅;它亭亭玉立,几乎没有任何花纹装饰,只是几根简单的线条,让身姿更加挺拔;它静静地伫立着,用最简单的形式诉说着丰富的情感……

  站在当下我们这个快速变化和张扬个性的时代去看,它们的差距很小,可是它就形成了跨越五六百年的历史和不同时代的特征,这正是中国人贡献给世界的。“这种微妙性恰恰体现了今天这个时代中国要让别人看到的地方。”

  我们常说,看过世界的人眼界会开阔,胸怀会宽广,思想有格局。在鄱阳湖畔土生土长的白明,当年走出江西是为了看世界,现在常常回来是觉得家乡很可爱。他认为,“当站在世界的角度来看家乡的时候,我就知道为什么爱它,该为它如何做。”所以,他很乐意在春节假日冬雨绵绵的下午接受我们的采访,愿意牵手家乡的媒体来共同传递文化艺术创作中的思想格局,艺术当随时代!

  白明不愿选择过于传统的东西,表达传统不是靠样式,传统是精神。“最重要的是体现从传统深处撷取的营养,什么是我们的传统深处?”

  身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陶瓷系主任、博士生导师的白明,在景德镇的工作室位于一个老厂房里,2008年就成立了。从1994年开始,他每年都会带毕业生到景德镇来,一共带了28届。因此这么多年他每年都会有很长的时间呆在景德镇,也为景德镇和家乡做了不少事。比如出版的《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获得了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比如他积极推动的正在南昌高新区美术馆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当代陶瓷艺术大展等等。

  共有10卷的《阅读奥林匹克》是我国第一部系统介绍奥林匹克文化的大型彩图版丛书。白明作为艺术总监,不仅邀请作者,包括排版都亲自参与。该书在业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如今再说起这件事,白明最欣慰的是“当时很快就卖脱销了”。

  “文君瓶”创作最大的点就是简约。“简约是很现代的词,但是简约的审美在中国却很古老。”宋代的审美就很简约,那时的文人特别希望借助于纯粹如玉的品质,在安安静静的单色里追求万有。“所以人类文明史中的很多流行,都是螺旋上升的,它有一致性,又不一样,因为它们的诉求完全不一样了,更高了。”

  繁复的工艺,漫长的时间,精湛的技术,是以往国礼精益求精的基本标配。设计上,我们也曾通过张扬的语言表现中国的国力强大,用材料和形式的华贵来体现祖国的富强。当这样的表达都已经有过之后,白明希望让世界看到一个真正有文化底蕴的中国,它不是外在的自信,是有底蕴的自信,“我应该让他们看到什么?”

  在白明看来,冰雪运动最了不起的就是纯洁,它的优雅,速度,节奏,还有色彩,都会让人产生跟诗和纯粹有关的一种美。所以他用白瓷制作出来的“文君瓶”,整件作品全部是单一的白色,连奥林匹克标志也是和瓷一样的颜色。白明笑着说,简单的造型配上单一的颜色,如此简洁优雅的“文君瓶”在国礼中也是少见的。

  白明感叹,体育里面最难控制的是情绪,“表面上你看到的是速度,其实是运动员的综合素养,是这个人处在巨大的世界关注的现场,怎样做到心静如水。”就像冬奥会上越野滑雪加射击的冬季两项比赛,既要求速度快,来到射击场又要立马调控速度,快速地让每分钟180次的心跳降至八九十,“这就是伟大运动员的素质,这样的美应该让别人知道。”

  站在世界看江西 我就知道为什么爱它

  于是,2006年为迎接北京奥运会的举办,白明和江西的文化学者们策划出版了一套图书《阅读奥林匹克》。因为白明看到,当时中国即将举办北京奥运会,有相当多的人除了热情,对奥林匹克的历史渊源、运动规矩和体育美学其实了解并不多,“特别是竞技体育所带来的美学观,几乎是很薄弱的。”

  梅瓶是中国传统名瓷,其优美的造型可以算是中国瓷器的第一造型。白明表示,瓷器里面最了不起的就是器物的思想,器物的尊严。“器物是有尊严的,我们有时候看一个瓶子,为什么它就能让你那样感到安慰?”

  白明所有的创作美学都来源于传统,表达抽象。就像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王维的“大漠孤烟直”诗句里所展现出来的气派,在他看来这些正是中国最伟大的传统美学,源远流长而来,成为华夏后辈们永远享受的文化财富。

  60后艺术家白明高高瘦瘦,在他这个年纪看上去身材保持得很是健美,但他却说自己平常并不太锻炼,只是痴迷体育,爱看各类比赛项目,喜欢思考运动规则,探索体育美学。他认为在东西方文明史任何范畴的交流中,体育精神是最没有障碍的一种方式。

  它叫“文君瓶”,白如雪、润如玉、透如绢,是2022北京冬奥会奥林匹克大家庭以及国际残奥委会唯一官方礼物。如此简单简约的造型,如此单一纯粹的颜色,在以往的中国国礼中都不多见。它是如何成为北京冬奥会国礼,又想向世界展示着怎样的中国文化?